网球比分 > 關愛母嬰 > 追求了40年個體化以后,中國人開始重新回歸家庭

网球比分直播视频:追求了40年個體化以后,中國人開始重新回歸家庭

“城市融不進,老家回不去?!? width=

“城市融不進,老家回不去?!?/p>

中國社會的個體化締造了新型的、工具性更強的人際關系,但這種個體化并不全然以“我為我而活”的形式呈現,當更多的責任與風險紛至沓來,回歸家庭成了一種新趨勢。

閻云翔(人類學家、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研究中心主任)上世紀80年代在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時,他的導師凱博文(Arthur Kleiman)曾對他開玩笑說:“云翔,請你不要再寫下岬村了,但是你要不斷地回去?!?/p>

1971年,17歲的閻云翔拿著2角錢的站臺票,從老家山東省德州市臨邑縣偷偷登上北上的列車。

幾番輾轉躲藏之后,他被位于黑龍江省會哈爾濱以南50公里處的下岬村接納。

在此后的8年中,他務農,考民辦教師、代課教師而不得,并因為沒錢為村中的婚喪嫁娶活動隨禮而羞愧。

正如黃村之于林耀華、鳳凰村之于葛學溥,在下岬村的特殊經歷,成為閻云翔研究中國農村社會的線索,他的代表作《禮物的流動》《私人生活的變革》所涉及的一些核心命題,也來源于此。

從1989年起,不斷重返下岬村成為貫穿其學術生涯的行動。

從閻云翔論文集《中國社會的個體化》(2009)出版至今,中國農村被經濟騰飛與新科技革命的浪潮裹挾,持續經歷巨變。

從“城市融不進,老家回不去”的農民工到以土味、雷人視頻強勢占領短視頻平臺的“農村網紅”;從時常見諸社會新聞報道的“天價彩禮”“光棍村”到許多返鄉筆記結尾處的“農村凋敝”感嘆,傳媒中可見的農村圖景日益復雜。

顯然,農村已不再是遺世獨立的、“世外桃源”般的所在。

閻云翔依然保持隔年訪問一次下岬村的習慣,但他漸漸將觀察國人生活方式的視角由農村擴展到更為廣闊的領域。

他發現,中國社會的個體化締造了新型的、工具性更強的人際關系,但這種個體化并不全然以“我為我而活”的形式呈現,當更多的責任與風險紛至沓來,回歸家庭成了一種新趨勢。

以下為閻云翔的口述。

前段時間,我看了一部叫做《小歡喜》的電視劇。

它是圍繞三個家庭展開的,其中有個角色是北京某區副區長季勝利,為了照顧生病的妻子,他選擇回歸家庭,強烈要求退居二線工作。

最后,妻子的病好了,他還得到了升遷。越過如此皆大歡喜的結局,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——以家庭為重成為國家層面肯定的價值觀。

劇中,季勝利的兒子說:“我的愿望就是我們一家人可以永遠在一起?!痹詰畢灤磯嗄昵崛絲蠢?,無論面對什么挑戰、付出什么代價,“不分開”都是不可妥協的底線。

閱讀全文請點擊這里

圖文來源:新周刊

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(网球比分)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,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,不得任意轉載。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,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。

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,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/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。

    {ganrao}